宣道會「多餘able」

從時代論壇7月26日得此消息: 『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向屬下教牧及機構主管發出指示,要求同工不在「佔中」或「反佔中」上以個人立場作主導或帶領行動,並鼓勵會友多角度了解。若個別會友參與非暴力佔中而被捕,該會將作跟進關懷。』

香港宣道會發出這廢通告,就是等於沒有說話。簡單來說,假如你問該會堂會牧者,你贊不贊成佔中,他們會答:唔知道;又假若你問他們贊不贊成反佔中,他也會答:唔知道。咁究竟香港宣道會想講什麼,就是唔知道。這種荒謬的態度正可反映出一個所謂純正信仰的宗派,卻是一個不問世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一個教會群體。這種表現可能是衍生於政教分離的立場,但對反同的社會姿態卻又出奇地高調,難道同志運動不是社會及政治議題嗎?!

更奇怪的是,倘若個別會友參與非暴力佔中而被捕,卻會跟進關懷; 這豈不是不反對有個別信徒去參加佔中嗎?若是,那麼教牧去參與佔中又可以不可以?又倘若教牧在佔中時被捕,宣道會又會否去跟進關懷?我祗是想借此論點來表達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若果真的是對佔中和反佔中都要彼此尊重,不互相論斷,那麼教牧帶領去佔中和帶領去反佔中,也應該是互相尊重,不去排斥對方才是。現在卻什麼都不理,卻去理那些在佔中被捕的會友(沒有說明教牧),又豈不是多此一舉呢?!

廣告

福音三宗派借題發揮反同

昨天明報刊登了香港福音派最大三宗派(浸信會、宣道會及播道會,排名分先後!)的家庭價值聲明以回應國際家庭日的到來。若果真的為宣揚父慈子孝,夫妻和睦,父母子女溝通等課題,我相信是恰當的。可是,他們這次卻是舉起鮮明旗幟反對同性及跨性婚姻為出發點。他們強調的所謂家庭價值不外是一夫一妻的絕對婚姻制度。家庭價值應強調如何建設美好家庭,而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地去砌人生豬肉。這次宣道會雖表面掛牌在第三位,但其實她的幾十間堂會是跟隨浸信會作第二位排列。很明顯,播道會一直反同不遺餘力卻惹人反感,今次執位排尾明顯是不想首當其衝地被攻擊。
今次簽名人數約萬五至萬七人,數目是何秀蘭議員在我的臉書上留言的。至於單就宣道會簽署的堂會數目為八十五間,約為其總數的八十巴仙。我相信他們如此傾盡人力物力來反同,實乃以此為最後一擊,之後便各安天命了。
我個人認為這些以正統自居的宗派及教牧信徒實乃法利賽人式地外表斯文,內裏奸人。當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地走向同志及跨性平權之際,他們卻以為自己站在真理上,並以此打壓別人的婚權。
我在此奉勸他們回頭是岸,不要將來被主責備為惡棍,刻意刁難性小眾的權利。更糟的是,明知改變同志成為直人的機會微乎其微時,仍是死要面子地要人跟隨,豈不哀哉!

2013 in review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3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25,000 times in 2013. If it were a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 it would take about 9 sold-out performances for that many people to see it.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明光社人兄的賤話

新年流流,原本不想罵人;但係明光社既關啟文和蔡志森兩位人兄最近先後(28/12/2013和31/12/2013)在明報觀點版清算平機會周一嶽早前指責明光社的文章(4/12/2013)。這兩位賤男其實在撩交嗌,無命陪。前者咬著周一嶽話明光社把同性戀與戀童相提並論乃錯誤之舉,後者在咬住周一嶽僭越社會大眾的道德觀而維護同志性傾向歧視立法乃無理之舉。呢兩條友一係食完飯等屎疴,一係要向明光社仝人及支持他們的傳統教會交待,所以便誣篾一吓周主席,實行二郎教子,死纏不休。

查關啟文的戀童理論乃源自一般的酷兒觀點,說性小眾的多元性方式之謂也; 但這方式並非為所有酷兒神學家所贊同,就如我是同志教會的牧者,我也未必認同;但問題是一般人都誤以為搞細路的人多為男同志,所以便以訛傳訛,不分真假的全以為真;而明光社作為時代的衛道之士,卻分不清這是民間傳說抑或是性的神學觀,他們已經以此為主調,就如他們把聖經中的戀童也誤譯作同性戀般荒謬。至於蔡志森說周主席以私人觀點來以偏概全地代表全民說話,說性傾向歧視立法乃屬不必,免得他們在亂批評同志或歧視同志時會被拉受罰。他更拉同志婚姻來胡謅要諮詢來力證自己有理,其實是笑大人個口;因為性傾向歧視立法是基要的平權,現在要人表態支持同志婚姻尚早;他這樣轉移視線也實在太低能。蔡志森口口聲聲說他們不歧視同志,那麼又怕什麼被處分;而同志的立法保障又何以令他們要吃驚風散。我個人認為他們都是擺姿勢多於實際,口裏就說尊重同志,又說樂於對話溝通,實質是心裏有底線,就是同志性行為錯之又錯。蔡氏還可笑地說周主席身為醫生都唔識嘢,同志幾時有醫學理論說是天生的,叫他不要胡謅,你說他是不是扮專家?!要知道現在不少生物及醫學專家都傾向於對同志染色體的研究是與同志的形成是有科學根據之外,在認識同志的年幼同性戀表現已是不容否定的事實;簡言之,就是不完全證實到是天生也所差不遠。還有的是,蔡氏還說可把同志改變拗直,這連美國著名拗直機構「出埃及」也關門大吉的當兒,他還眼巴巴地說大話,說他們不是天生,可以拗直。你說他不是食塞米是什麼?!

故此,這兩位廢柴如此狂妄自大地不顧事實,向周一嶽發功,皆因他們心虛難哽,以致急於要想挽回頽勢,要知道全世界的同志平權大勢不可逆轉,他們仍要說賤話,因為他們確實無路可走,所以死到臨頭便信口雌黃,虧他們的上層還要請他們出手。我提議他們倒不如告老還鄉,另請高明,否則繼續貽笑大方地讓人看不起明光社,叫明光社的前途更不光明,這便該膾了!

滕近輝牧師情愛二三事

認識滕牧師的人,相信都知道他年青時文質彬彬,甚有君子風度。對於他的戀愛婚姻,相信大家都蠻有興趣想知道得更多。話說他年青時,在山東認識了某基督教世家的一女生名奕園,他們互相投緣,情深款款;但由於滕牧有呼召奉獻自己,於是便遭其家人反對,兩位年青的愛侶便不得不分開。及後到了香港的滕牧,當然受萬千女子所寵愛,據聞當時有一女傳道鄧端美對滕牧也十分垂青,但滕牧沒有理會她,後來她也是終生沒嫁人,卻並非女同志。之後,滕牧在建道神學院遇到了有點姿色的傅小姐,亦即是日後成為滕牧師的第一位妻子的那位。當時傅小姐與在院中教學的滕牧邂逅,大家互生情愫,於是便共諧連理。傅小姐下嫁他後,為他生下了六名兒子,可算甚有福氣,祗可惜其中一位早逝。當滕師母患病離世後,滕牧當然心傷孤單;後來便遇到年紀不算輕但相對比他年青得多的張小姐,張小姐在基督教圈子也算是女中豪傑,兩人相遇也是一種緣份。他們到了一把年紀,也不用什麼談情說愛,祗是見一兩次面,飲杯茶,食個包,便能體會春風之情。滕牧在自述中也提及他娶張小姐是因在聖經中為上帝指點迷津,順手一揭,幾次都指在同一處,那還需什麼證明嗎?!於是兩人便自然走上婚姻之路,這便是滕牧娶第二位妻子的緣由。當然,娶填房受外來的批評聲音也多,如說他臨老入花叢之類;但滕牧一於少理,還求上帝給他十年命能走這第二段春。結果,他亦算如願以償,與張小姐走了超過十年的婚姻路便安返天家,完結了他人生的情愛路!

附照片:滕牧師與官塘宣道會創辦牧師王克章的合照

Image

懷記滕近輝牧師

今早看到小兒在臉書上放上宣道會資深牧者滕近輝牧師安息主懷的消息,心中悲情難免,也百感交雜。滕牧師是我在建道神學院諗書時的院長,他當時雖百務纏身,但仍擔起院長之責,實在難得。更難得的是,他在我結婚時仍來幫我在婚禮中作訓勉,令我十分感激他的情誼。

相信令滕牧師最傷心的事莫過於他的兒子及首任妻子離世。前者因中煤氣毒而逝,當時他和妻子正在台灣宣教(他雖任香港的牧職,但仍兼顧台灣的服事),他怕妻子難過而沒有回港奔喪也受人非議;至於後者因病離世更令他落寞非常,我曾在南韓開會時見到他的孤身而不忍;後來他娶得第二位妻子卻是他的安慰。

滕牧師嚴肅中帶溫柔,可說柔中帶剛,極有同志的女性特質。但他心胸廣闊,處事謹慎,卻也曾因參與中國大陸三自教會,助美國佈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傳譯而遭人批評。
在我與滕牧師交往中,印象中我見過他在宣道會的退修會中向些元老的牧者發過脾氣,因當時有人誤解他的處事方式。其餘在公開場合中,我未曾見過他這樣。甚至有一次,唐崇榮(反同牧師)寸他,他也謙卑地默默承受。我也曾有頂撞他的經驗,但他都一一寬恕,令我感動。
滕牧師一生盡忠,如今年過九十而與世長辭,安返天家,與他已逝的妻兒同在,豈不樂哉!願主安慰他在地上的家人和眾親友!
(附圖:滕牧師在我婚禮中拍攝的照片)

掃描 2

吳主光廢噏完又廢噏

吳主光對同志的反對不遺餘力,皆因來自他保守的思維和神學背景,就是曾在加拿大宣道會牧過會,但思想仍然不變古舊。話說他在九七前離港到了烈治文宣道會牧會,但因與內中的領袖不和,據聞被他們整鬼,屈他非禮而要他離職。之後,他便在加拿大開了平安福音堂,後再回港服事。故此,宣道會對他來說可是又愛又恨,愛是因為這始終是他投靠過的宗派,恨是宣道會的人把他整走,在這方面與我有點相似。另一方面,平安福音堂的資深同工張佳音又嫁了宣道會一哥,名正言順地成為滕師母,還辭去牧職神學院的院長之職而隨夫遠去;這對吳主光也是又愛又恨,愛是看見張教士嫁得如意郎,恨是她卻是到迫他離開的宣道會。

最近宣道會區聯會發表了對同性戀議題的立場書,執筆人是現任建道院長梁家麟,這還不是他一個好機會來還以顏色。乘著他上次叫教會不要以教會名義公開對同志議題表態,現在竟又欣賞起宣道會公開議論這事,這是人格分裂。而內文他提及自己對舊約及新約的同志經文的釋經和看法,又似在踩梁家麟見識和深度不夠,要以大佬姿態來教訓一下這個細佬。講真他所說的又不是三複屁,如所多瑪娥摩拉城為天火所焚,皆因為同性戀猖獗之城,還加上了士師時代的基比亞城。其實,看清楚經文都知那並非因同性戀問題,而是因那是荒淫之城及罪惡之都,但他就是看不見。還有他以為舊約和新約都視同性戀為憎惡和大罪,這也是以律法主義來看同性戀,又或以天主教的大罪小罪觀來定同志的罪。最荒謬的,則莫如他說手淫會引來同性戀罪行,難道異性戀者不會手淫嗎?又手淫真的如此罪大惡極嗎?更好笑的,他說到有同志組織在外國提議除爭取同志婚姻合法外,什麼娼妓合法,集體濫交婚姻之類便會成爭取目標。這種論調便跟以往蘇穎智牧師的什麼大學生鴨一族等如出一徹。我想到有些人主張性開放,但不表示同志一定會認同所有這些酷兒謬論,更重要的,是同志平權是普世價值,並不是以此來反對他們的平權和婚權。

個人相信吳主光想借此來展現自己在基督教中的大佬風格,他在靈恩運動及反天主教的聲浪中不為重視,在真假方舟的爭論上不為人看重,如今借這同志議題又可廢噏完又廢噏,更受到普遍愚昧無知的信徒甚或牧者稱揚,更可以踩宣道會一腳,你們說何樂而不為?此所謂一箭雙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