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福會議在台灣

我在傳統教會服事時,參加了若干次的華福會,那時因為較年青,很渴望能與各地的牧者信徒交流。但總的來說,那些內容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很多所謂長篇報告和分享,都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我也忘記了相隔了多少年才出現今年剛在台北舉行的這次第九屆華福會。但由於我身在台灣服事,自然免不了想到這個華福會與以往有什麼不同。據了解,今次的華福會重點不在講道,而是以圓桌會議方式分享交流報告。當然,不純單方向的做法是有點進步;但重點還是到底這些所謂分享和理論能否把教會的頽勢挽回,就如他們討論信二代流失的原因,究竟教會那麼爛,如祗向政權搖尾和不理社會不公義的政經處境等,教會真的能起死活生嗎?

還有一點是令我很不爽的,就是這次華福會選擇了反同教會新店行道會舉行,這樣的會場令性少數的信徒覺得現時教會並沒有與時並進,還在偏向打壓同志的教堂中聚集; 相信出席的人多為福音派背景,否則怎麼可以固步自封。現時台灣長老會是較關注社會事項,如如之前的反核四和反課綱都有參與; 但他們前年強行通過的反同牧函,卻遭受到不少青少年人的垢病,令致會內的爭論不息; 當然這還未能完全扭轉該會的現時立場,但若台灣通過同志伴侶法或同志婚姻法,則相信他們屆時也會作出修正。

我期望的是全球的華人福音會及福音派,都能有所醒悟,能到性少數受打壓是出於他們的誤解和不必要的忿恨,理應是時候,放下屠刀,立定成佛了!

李非吾牧師息勞

在朋友臉書中看到李非吾牧師離安息主懷消息。我認識李非吾牧師在年青時代,那時他經常到我的母會講道,也是當時少數不需翻譯的宣道會牧者之一。他的面容嚴肅,且有凹凸的面孔,確實不甚好看。印象中他也不單單嚴厲的講道內容,也時有幽默。據知他是孤兒,由宣教士何義司帶大。希伯崙堂便由她建立,並由李非吾承接,後加入了宣道會,更有自己的差會,獨樹一幟。後他移民加拿大牧會,卻鬧出與教會打官司事件,給吳主光大罵他。他的其中一個兒子便是今天輾轉成為中神院長的李思敬,他具口才卻有點高傲,他之前在港火車上遇我卻詐作看不見我,令我反感他的恐同傾向。至於李非吾牧師,據知有一位非常賢淑的太太,這也是我相信為何那麼多會友仍尊敬這對牧者夫婦。但願其後人能多思想他的對人處世,不要心高氣傲,也不要與人起爭競。

滕近輝牧師兒子犯事

近悉滕近輝牧師之子滕潞嘉犯下網上騙案罪行,涉及數億款項之巨,為警方拘捕。其實,滕牧師的六個兒子自小頑皮,我聽過他管教他們也頗嚴,藤條開花不在話下。但他服事忙碌,四處奔波,疏忽照料在所難免。古人云,養不教,父之過。但我相信滕牧已盡力,但時間所限,實難以控制。如其三子在一次煤氣意外中死去時,他寫下感言心中難以言表,對兒子早逝的愧疚便可見他對兒子的深愛情懷。這次其另一兒子因騙案被拉,相信也是他自己要負上最大責任,不能歸咎於父母親。因為有些孩子天生頑劣,父母怎樣教育也難改變。若一切屬實,祗希望他洗心革面,將來還有機會好好做人。其實,滕牧之前牧養的北角宣道會,也有牧者的孩子犯罪入獄,祗是教會上層都低調處理;這樣,對滕潞嘉我們又何妨不網開一面,讓他深深體會上帝並沒有偏待他,以慰其父母之靈?!

教會的道德勇氣

香港的學運開啟了佔中的大門,以致遍地開花,市民自發地在各個要塞靜坐抗議,以爭取香港一直以來要求的真普選。可是,香港警方卻以防暴警察的催淚彈等武器來攻擊參與民眾。教會祗有零星的迴響;除了在抗議地點附近的少數堂會提供休息之地外,其餘的公開表態和行動便十分缺乏。可能有神學院會嚮應罷課,或有個別教牧或信徒或團體的愆責,卻沒有代表宗派的領袖公開譴責梁振英政府。福音派教會更噤若寒蟬,令人齒冷!教會沒有了昔日德國潘霍華面對納粹的道理勇氣,向不義的政權說不,這實在叫人感到悲哀!我在這裡呼籲,香港教會應要悔改,不能再助紂為虐,禁聲避忌,卻要以直斥其非的態度來向政府表態,叫我們站在人民的那邊。

宣道會「多餘able」

從時代論壇7月26日得此消息: 『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向屬下教牧及機構主管發出指示,要求同工不在「佔中」或「反佔中」上以個人立場作主導或帶領行動,並鼓勵會友多角度了解。若個別會友參與非暴力佔中而被捕,該會將作跟進關懷。』

香港宣道會發出這廢通告,就是等於沒有說話。簡單來說,假如你問該會堂會牧者,你贊不贊成佔中,他們會答:唔知道;又假若你問他們贊不贊成反佔中,他也會答:唔知道。咁究竟香港宣道會想講什麼,就是唔知道。這種荒謬的態度正可反映出一個所謂純正信仰的宗派,卻是一個不問世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一個教會群體。這種表現可能是衍生於政教分離的立場,但對反同的社會姿態卻又出奇地高調,難道同志運動不是社會及政治議題嗎?!

更奇怪的是,倘若個別會友參與非暴力佔中而被捕,卻會跟進關懷; 這豈不是不反對有個別信徒去參加佔中嗎?若是,那麼教牧去參與佔中又可以不可以?又倘若教牧在佔中時被捕,宣道會又會否去跟進關懷?我祗是想借此論點來表達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若果真的是對佔中和反佔中都要彼此尊重,不互相論斷,那麼教牧帶領去佔中和帶領去反佔中,也應該是互相尊重,不去排斥對方才是。現在卻什麼都不理,卻去理那些在佔中被捕的會友(沒有說明教牧),又豈不是多此一舉呢?!